Seals 印章編

The history of Chinese seal carving can be dated back to the time of the Chow-Han Dynasty. Seal carvers of the modern times cannot often avoid making reference to the classical works of those renowned calligraphers in the Zhow-Han or Qing Dynasty. However, from the time after Han to Qing ( i.e. the Tang, Sung, Yuan Dynasty ) the use of seal for personal identification was less common. The art of seal carving then came to a dormant period in history.

Till Ching Dynasty, an atmosphere of renaissance gradually emerged along with the trend of archaeology development. Many educated people followed the old style and put seal-prints on their finished works of painting, writing and poetry.As the art of seal carving became popular, the seal-carvers grouped themselves into different schools according to the style of their work. Among those, there were three most influential to the modern work, namely Chiu Chee Him, Wu Cheong Yen and Qi Bai-shi. All of them were also outstanding painters, calligraphers and poem-writers. Seal-chops are made of jade, ivory, or soft precious stones. The body of the chop can be of different sizes and shapes. The 'head' may be sculpted into shape of animal like fish, goat, lion, dragon, or any other symbolic image. Besides for use on traditional paintings and calligraphy, name seals are nowadays also used as a personal identification in money transactions and other bussiness matters

Click here to see Seal Collections 點擊此看印章收藏

印章是一歷史悠久的傳統藝術。至于印章是在什么時候,以及怎樣的情況下產生的,几千年來都沒有清楚的記載,它始終是一個迷。印章作為一種具有民族歷史文化特色的藝術門類,猶如一朵奇葩,在博大精深的中華藝苑媞攭竣斷的散發出獨特的芬芳,吸引著人們進入這方寸世界。

  印章的神話傳說

關於印章的起源問題,我們現在能見到的文字記載是在漢代編寫的緯書《春秋運鬥樞》和《春秋合誠圖》中。《春秋運鬥樞》是這樣說的:“黃帝時,黃龍負圖,中有璽者,文曰‘天王符璽’。”《春秋合誠圖》說得更有聲有色:“堯坐舟中與太尉舜臨觀,鳳凰負圖授堯,圖以赤玉為匣,長三尺八寸,厚三寸,黃玉檢,白玉繩,封兩端,其章曰‘天赤帝符璽’。”

上述兩種說法,顯然把印章的起源歸之于神靈的創造與賜予了。今天看來當然是十分幼稚和荒謬的,但在我國古代,由於社會和文明發展還處於初級階段,人們對於許多問題都不可能作出科學的解釋。

此外,還有把印章說成是起源於殷墟甲骨的契書和青銅鑄造的銘文,這就比較現實一些。把印章與甲骨文和青銅器銘文的刻制聯繫起來加以分析,是不無道理的,因為甲骨文、青銅器銘文和印章三者之間的關係是密切的,從材料的製作、鐫刻一直到書法藝術的表現,都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繫。可以這樣說,沒有甲骨文和青銅器銘文,就沒有印章。但這僅表明它們之間的聯繫,卻沒有闡明作為一種獨立形式出現的印章究竟是怎樣產生的。此外,還有諸如印章起源於“徵識圖騰”;起源于“宗教”,起源於“生殖崇拜”和“勞動工具”等諸說,它們都從不同的角度探討了此一問題。

印章的起源及演變

印章,是我國特有的歷史文化產物,古代主要用作身份憑證和行駛職權的工具。它的起源,是由於社會生活的實際需要。早在商周時代,印章就已經產生。如今的印章,已成為一種獨特的、融實用性和藝術性為一體的藝術瑰寶。 印章在各個歷史時期,有過眾多的別稱,有些是因為用途上的差異,有些只是名稱上的不同。“印”在甲骨文中,表示以手按壓人,使之跽跪。“印”字在週末已變為以爪執節之形,說明“印”字是由“抑”演變而來。如今我們仍把“印”作為動詞使用,如“印刷”、“印製”等,可見“印”作為憑信的名詞是從使用中轉換而來的。

印章的產生源于制陶

中國陶器產生於新石器時代早期,距今有八千多年歷史,而最原始的制陶即模制法,就是在模子婺m竹籃條或繩子,接著用泥塗在模子堙A待半幹後取出,陶坯的表面就留下清晰的籃或繩的印紋。受如此印紋的啟示,先民們後來直接在陶拍上刻紋飾。陶拍原先是以拍打方式彌合泥坯裂縫的簡單工具,其上雕紋飾之後,就成為我國裝飾圖案和印章藝術的淵源,陶經即由此脫胎而出。陶璽應該有兩種涵義。其一指璽印的質地為陶,由粘土的混合物經成型、乾燥、燒結而成;其二指用以戳壓泥陶上文字或徽記的經印。這些文字或徽記往往是器物主人或家族的名稱或標記。

印璽是私有制出現以後的產物

印璽的形成與貨物、與屬於私有財產的奴隸密切相關。《後漢書•祭祀志》指出:“三皇無文,結繩以治,自五帝始有書契。至於三王,俗化雕文,詐偽漸興,始有印璽以檢奸萌,然猶未有金玉銀銅之器也。”“三王”指夏禹、商湯、周文王。“詐偽”、“奸萌”顯然是私有制出現後的詐騙、冒認、偷盜、侵奪等不正當的行為。因此,能在器物上戳壓記號,以證明物歸誰主的印章便應運而生。殷商時代的經印就僅僅起到了這樣的作用。到了西周,隨著“工商食宮”為特徵的商品經濟(即工匠和商賈都是貴族的奴僕,他們主要為封建領土貴族的政治或生活需要而從事工商活動。由於商品經濟不發展,當時獨立經營的手工業和商業極少)的出現,璽印躋身于符節一類行列,才有了憑信的作用。 在周代,印統稱為璽或璽節。秦代用印制度規定,唯天子才可稱璽。至此,璽印又成為地位高低、權利大小的象徵。漢承秦制,皇帝稱璽,一般臣下稱印、印章或章。隋唐以後的官印,尺寸逐漸變大,多為九鼎文。武則天執政後,因惡“璽”音同死,下令改璽為寶,唐玄宗以後,“寶”作為皇帝之璽的專用名稱,一直沿襲到清代。此外,印章還有一些別稱,如宋代的“記”、“朱記”、“合同”,元代盛行的“押”,明代的“關防”、“符”、“契”、“信”等等,清代以後逐漸淘汰,唯有“印”、“章”延續至今,仍然保持著強盛的生命力。印章作為信物的特性,古今基本未變,但唐宋以後不斷出現的閒章,可以說明印章有逐步向藝術欣賞轉化的趨勢。

在著名文人中,首先對篆刻藝術大加倡導的,是宋末元初的趙孟兆頁(1254—1322),同時他也是最先採用青田燈光凍石刻印的名家。明清時代印人群起,追逼秦漢。在幾代印人的共同努力下,印章的審美價值越來越突出,從清代起,印章已經上升成為與書畫並列的獨立藝術品。

印章的發展

在源遠流長的印章發展史上,曾經先後出現過兩次高潮期,一次在秦漢時期,另一次是在明清時期。

秦漢時期

秦統一六國後,在加強中央集權的同時,吸收各地文化,綜合成我國古代文化的 一個主要源流。反映在印章領域,是制度上的等級性,文字上的統一性和風格上的樸實性。 制度上,秦代已制定了較為完善的官印制度。文字上,秦代印章一改戰國字體各自為政紛繁複雜的狀況,以“摹印”篆統一。風格上,秦印注重實用,無論印文、章法,還是鈕式,都呈現出一種質樸、自然的美。 秦至二世而忘,歷史短暫,但是秦印所取得的成就以及繼往開來的作用卻是十分顯著和重要的。 兩漢時期,是印章發展史上鼎盛輝煌的時期,這一時期不僅繼承和完備了秦代所建立的官印制度,使印章的規格、印鈕的形制及印文的形態更趨統一,而且形成了漢印特有的博大精深、氣象萬千的藝術風貌,這種崇高的、近乎完美的藝術境界,成為後人仰望學習、鑒賞讚歎的典範。漢印所取得的成就,具體可歸納成如下五個方面:制度完備,品類繁多,文字規範,章法自然,技藝精湛。

明清時期

明清時代稱得上是印章熱的時代。自文彭大力推廣燈光凍石起,一時“無不人人斯籀、家家秦漢”,掀起了層層印章熱浪。期間名家競起,流派爭衡,印譜彙輯、印學理論更是推波助瀾,迎來印章發展史上的第二次高潮期。

印章藝術的鑒賞

印章的美學價值可以歸結為兩個方面:印章的藝術美和印章的材質美。印藝之美則可分化成四個部分:印文、印款、印譜以及印飾。

印文的鑒賞

鑒賞印章文字,先要把握藝術表現手法的特徵,如書法、章法、刀法,再要體會印 文內容中蘊含的情趣、意味,綜合起來細細品鑒、慢慢欣賞。

書法歷來有成就的印藝家對書法都十分重視,“無一訛筆”是保證印文具備鑒賞價值的重要前提。大家知道,書法是寫字的藝術,如果連字都不能識讀,還有什麼藝術鑒賞可言。印章之所以被歷代知識階層推崇、喜愛,也正是由於他的難能、他的艱澀所帶來的挑戰已 經誘惑。垂手可得的東西不具備挑戰性,也沒有誘惑力,更談不上鑒賞價值。而對於鑒賞者來說,識篆就成了一件首要任務。 篆字初看起來,是有點陌生,其實學起來很容易上手,要精通卻很難。篆字是以“形”為中心發展而成,雖然後來已經變為“意象”,但探其本源,總有形的影跡可循,所以篆字從一開始就具備美術性。

章法

印文章法就是字與字、行與行之間的位置安排和整體佈局的方法。符合情理的章法能給人以高品位的享受,不合情理的章法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底蘊不足甚至是冒牌貨。章法的基本要求是平衡、老實、大方、端正,漢印章法大多根基於此,進一步要求自然生動、別饒情趣,這樣才可供協商、玩味。

刀法

古人鑿銅刻玉,力艱功深,其過程較為複雜。佳石極宜受力,一如良紙之受筆墨,鐵筆所行之處,石屑紛披,呈現出天然崩裂的效果,留下的線條痕跡具有古拙蒼勁的金石氣息。刀法大致可分為兩種:沖刀和切刀。沖刀行進爽快,一瀉千里,很像書法中一拓直下的筆法,能表現出雄健淋漓的氣勢;切刀則行進較慢,用短程碎刀連續切成,一步一個腳印,猶如書法中的澀筆,能表現出遒勁凝煉、厚實穩健的氣象。有時兩種刀法結合起來使用,效果更佳。

情趣和意味

我們知道,歷代許多文學家、詩人、書畫家都對印章情有獨鍾,許多印人同時也兼工詩書畫,他們常常取用一些典故成語、詩詞佳句或者俚俗語言作為閒章內容,往往能出奇制勝,饒有情趣和意味。當我們鑒賞到這類語句時,也會覺得分外的有滋有味、興趣盎然。

邊款的鑒賞

邊款,就是銘刻在印章面或周面的姓名、年月等文字記錄。按照鐘鼎等銘文的稱法,“款是陰字凹入者,識是陽字挺出者”,但是在印章領域,不論陰陽,通常統稱為邊款或款識,很少有把印章陽文款識稱為“邊識”的。

上古印章極少署款,文彭以雙刀行書款開了風氣,此後的印家各顯身手,使印章邊款迅速上升為印章藝術的重要組成部分,起到了像繪畫題跋一樣的作用。在款識的刻制上,也同樣顯示出印家們精彩的刀法和高超美妙的書法境界,值得我們細加品鑒和賞析。印章款識除了可作書法碑帖藝術品來鑒賞外,有些款識還具有很高的文學性。它可以或記事或抒情,或談藝或品味,讀之令人神往,發思古之幽情。所謂“方寸之間,氣象萬千”,不單是指印文,而且也適合款識,兩者都具有金鑄玉琢的微 妙感覺,同樣引人入勝,喚起我們不盡的聯想,帶給我們無窮的意味。

印譜的鑒賞

印譜是印文以及款識的載體。鈐拓精美的印譜不僅可以讓我們盡情欣賞其中的佳作,而且它本身也是一件藝術品。印譜的鈐拓,在清道光之前,都是只用印泥朱拓印章,並不墨拓款識,直到西泠印章藝術昌盛繁榮的晚期,才有林雲樓以拓碑帖的方法為趙之深墨拓印款,置於印譜後面。此後大家都來仿效,蔚然成風。印譜的鈐拓分為二個步驟,一是印底文字的鈐朱,一是印章款識的墨拓。濡朱鈐印必須選用優質印泥,好的印泥細膩光澤、不走油、不變質、厚而勻,具有立體感,鈐出的印譜持久如新、光豔可人。墨拓印款操作起來比較複雜,一方面要有熟練的技藝,一方面要把握時間,需要細心和經驗。印譜的製作,一般先拓墨款,後鈐朱印,墨款又分為墨拓和蠟拓,蠟拓不如墨拓精微清晰,只能應付一時急需,不宜制譜。墨拓根據墨色濃淡,又有“烏金拓”和“蟬翼拓”之分,前者對比強烈、富有光澤,後者素淡清和,別饒雅趣。印譜傳拓的好壞,直接關係到印文、印款的表達,故有“刻之功六、拓之功四”的說法,可見印譜鈐拓的重要性。考究的印譜裝幀素雅,紙選用淨皮綿宣、單宣或連史紙,每業每印每款,主但選摸、朱丹玄墨,交相輝映,令人賞心悅目,除了觀賞,還可臨習、研討,因而成為人們鑒賞收藏的寶貴之物。

 

Back to Previous Page

Click Here to See Seal Collections

Click Here to Go Back to Homepage